噶图搜

【灿白】老二(11)

啧啧啧

掌门:

(1)(10)

我们互相依偎,我们轻声絮语,从此雨天变得浪漫,夜晚也变得清新。



117

“伯贤儿?”

身旁更衣室的门突然打开,朴灿烈探出个脑袋。边伯贤侧过脸与他对视,静静地眨了眨眼。

“朴灿烈,我有点事情想问你。”他转过身,面对着他。这时朴灿烈也卸了妆换上了便装,看上去明白多了。边伯贤突然想起他的短裙和大腿,眼神又变得复杂了起来。

“伯贤儿,我……”他打开门走出来,声音有些不安地抖动。

“鬻夔是男的?”

“我……握草?”朴灿烈目瞪口呆,“你的关注点竟然是这个么!”

“这个不用你回答了。第二个问题。”边伯贤没理他,“你刚才给鬻夔打过电话吗?”

“啊。”朴灿烈愣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边伯贤这样问的原因,“没有。比起这个,我其实……”

“不用说了,我不想听。”

在短暂的瞳孔放大之后,朴灿烈的眼睛霎时黯淡下来。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边伯贤静静地看了他半晌,在感觉朴灿烈快要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噗嗤笑了一声,嘴角微扬地朝他说,“喂,你过来。”

朴灿烈没来得及动。边伯贤压根没有给他反应的空档,他一把扯过朴灿烈的领子,踮起脚尖,吻上他正欲张开的嘴唇。朴灿烈只愣了一瞬间,立刻按住他的后脑勺,猛地将边伯贤摁在身后的墙上,俯下身强行加深了这个吻。边伯贤揪紧了朴灿烈胸前的衣料。

有酒的味道。朴灿烈的舌尖带着笑意,色情地舔上边伯贤的嘴角。明明是被压的那个,但边伯贤扬起下巴,喘息着扯过朴灿烈的领口,目光如炬地对上这家伙笑盈盈的漆黑眼眸,强硬地命令着:

“做我男朋友,朴灿烈。”

 


118

“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哈。”

“……” 

“哈……”

“够了,朴灿烈。”边伯贤青筋暴起,抑制住想要一巴掌拍死这货的冲动。“再得意也别给我瘆人。”

朴灿烈一把搂上边伯贤的腰。边伯贤本想推开他,又想起他们刚在一起,也就随他去了。“好!开!心!啊!”朴灿烈如愿将边伯贤搂进怀里,笑出了一口白牙。

“我知道。”

“我好想亲你一晚上,抱你一整天,把你揉进我身体里,告诉全世界我爱死你了~”

边伯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虽然这几句很老套,但不得不说这是我听过最恶心的情话了。”

“那来几句清新脱俗的。”朴灿烈清了清嗓子,唱起来了。

“你滴笑容多明媚,村头滴二花都迈不开腿。

你滴眼睛多莫美,像天上滴星星和银河水。

俺想填饱你滴胃,然后跟你亲个嘴。

今晚后山小树林,嘿咻嘿咻嘿咻嘿。”

边伯贤:“……”


119

天空!多么的晴朗!

大地!多么的宽阔!

身边的伯贤儿!哈哈哈哈哈伯贤儿!

伯贤儿是我的啦~伯贤儿是我的啦~

阳光洒在阳台上,洗衣机轰隆隆地响。边伯贤捧着半个西瓜,用自己的身体堵在空调前面,看见朴灿烈突然捂住脸在床上少女地打起了滚,默默地让出了一点冷气,心中十分愧疚地觉得是自己害得朴灿烈热坏了脑子。

“你还没缓过来?”

“当然啦~我们才在一起一天零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呢~”朴灿烈滚来滚去。

边伯贤:“……”

“伯贤儿!”朴灿烈嗖地撑起上半身。

“嗯?”

“我们在一起了。”

“嗯。”

“我们在一起了!”

“嗯!”

“那你以后是不是就可以随便亲,随便摸,随便我怎么搞都可以了!”

……搞?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边伯贤实在是觉得这个词有歧义,他想起了朴灿烈大约在一天零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之前对他唱的那支歌,于是一本正经地说,“……不可以。”

“为什么!我都已经是你男朋友了难道连这种福利都还不能有吗~~~”打滚。

“……我还不习惯呢。”边伯贤别扭地移开眼睛,“以前从来就不会这样。”

“伯贤儿你脸红了?”朴灿烈贼兮兮地把脑袋凑过去。边伯贤狠狠地啃了一口西瓜:“没有,是西瓜汁。”

“嘿嘿。”朴灿烈在他身边躺下来,“你以前当然不会啦,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不都是在初中嘛,乳臭未干的,那么纯洁。”

“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都快要成年了。”朴灿烈支着脑袋看着他邪邪地笑,“总得学着做点成年人做的事了呀~”

边伯贤假装没听懂,优雅地打了个嗝,不应声。

“但我不会勉强你的。”我知道你慢热。朴灿烈笑盈盈地,没有把后半句说出口。

边伯贤像个小朋友一样目光澄澈地望着朴灿烈,然后啃了一口西瓜,看上去不是很明白。

停止了翻滚的洗衣机奏起了那首熟悉的铃儿响叮当,朴灿烈起身走出阳台。“衣服洗好啦。这次你有记得放洗衣粉吧……”

边伯贤收回目光,擦了擦嘴角,又咬了一大口清甜的果肉。

“如果只是亲一亲摸一摸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

朴灿烈在阳台上欢快地忙碌着。

啊。

天好蓝,地好宽,我的男朋友好可爱。


120

Back hug。

朴灿烈喜欢这个体位。从背后抱住边伯贤,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好像只有小小一只。接着把脑袋埋在他颈窝,听着他因为痒而发出的哼哼声,然后愉悦地弯起嘴角。

边伯贤自称不喜欢这样的举动。他说被朴灿烈从背后抱住让他感觉自己像个小学生,或者说朴先生的儿子。朴灿烈听了之后哈哈大笑,并不戳穿他。他感觉得到边伯贤其实蛮喜欢这样的亲昵,虽然他总会先意思意思,象征性地挣扎一下,只要朴灿烈聪明地搂紧他,又会装作无可奈何地安分下来。

这样的行为,在朴灿烈眼里就像撒娇一样,像在不满地控诉他的手臂还不够有力。每当这时候朴灿烈都会被边伯贤可爱得忍不住偷吻一口他的发旋,真的是悄悄地,比羽毛还要轻的一吻,边伯贤的脑袋晃一晃,好像没有发现身后那个大家伙的小动作。但他会微微低下头,在朴灿烈看不到的角度,脸颊泛起可疑的红。


121

朴灿烈每天晚上都会在边伯贤睡着以后偷偷地吻他。大概就是那种叫做晚安吻的东西。第一次只是蜻蜓点水的触碰,第二次就张开了口,第三次他斗胆伸了舌头,第四次他刚想离开,边伯贤就按住了他的头。

 

122

朴灿烈感冒了,突然就感冒了。

不知道是空调的温度太低还是他贪嘴吃的冰激凌太多。不过这么说起来,一天到晚霸占着空调肯冰棒的其实应该是边伯贤才对。但边伯贤身子骨比朴灿烈硬朗,这样折腾也依旧很健康。

只知道某一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听见那货一句低沉却带着浓重鼻音的“早安”,边伯贤皱了皱眉头。

“大热天的居然感冒了,你说你丢不丢人。”边伯贤数落他,“不许吹空调了,再热也挨着。”

很久很久以后的一个夏天边伯贤也染了个重感冒,那时候朴灿烈把空调遥控高高一举,特嘚瑟地对边伯贤说:“伯贤儿忘了你当初怎么对我说的了吗,不许吹空调了,再热也挨着哦~”边伯贤踮着脚尖使劲挥了挥手够不着,气得在朴灿烈脚背上狠狠踩了一脚。

然而,朴灿烈感冒的时候边伯贤陪着他几个没有空调的日子,边伯贤感冒的时候,朴灿烈也绝没有背着他独自去享受。

咳嗽和喷嚏止不住地从嘴里跑出来,朴灿烈“我去!我去!”地打着喷嚏,听得边伯贤直乐。一开始他还厚着脸皮要求边伯贤用嘴喂他吃药,边伯贤装作无奈又一本正经摆出理由“既然你是病号那我也只好服一次软了”然后把药片往嘴里一丢就堂而皇之地要亲上来。谁知朴灿烈突然用胳膊抵住了他的胸口,“不行不行,我会传染给你的。”

边伯贤翻了个白眼挥开他的手揪住他的领子就又要亲上来,朴灿烈笑着捧住他的脸,“等我病好了让你亲个够,嗯?”边伯贤瞪着眼睛坐回到椅子上,呸,吐出一口苦水。

吃了药之后的朴灿烈往沙发上一趴竟然像个小学生一样睡过去了,半截小腿都挂在沙发外面。边伯贤自以为很贴心地拿来被子给他披上。病弱的苍白美少年看上去比手里的冰淇凌更可口,边伯贤眨了眨眼,趴在桌上画起了水彩画。画中的男孩子鼻头红得像个番茄,睫毛安静地垂下来,衬衫的领子很软地搭在颈子上,空气中弥漫着夏日的午后特有的甜蜜气息。

但那双大脚总跑出来煞风景。边伯贤再一次抬头的时候朴灿烈的两条腿已经露在被子外边,他又翻了身,把被子当作个人抱着,夹在腿中间睡。边伯贤猜那个人是自己。猜得可真够准的。

他把被子从朴灿烈腿缝里抽出来,重新盖好,又继续画他的画,再一抬头,朴灿烈又是两腿夹着被子的样子了。大概是真的热得紧,要么就是睡相差。边伯贤摸了摸下巴,好像明白了朴灿烈感冒的原因。

边伯贤给水彩画添上最后一笔——那个男孩子睫毛下的阴影,接着他去洗了手,回到客厅的时候他给朴灿烈重新调整好姿势盖好被子,然后蹬掉拖鞋,钻进了朴灿烈的被窝。沙发还是有点小的,边伯贤往里边挤了挤,朴灿烈侧过身来。

一只胳膊环上他的颈子,一条腿缠上他的腰,朴灿烈蹭了蹭边伯贤的颈窝,像某种大型犬类。他迷迷糊糊地道:“伯贤儿?”

“我们一起睡。”边伯贤用额头碰了碰他的脑袋,“再踢被子,连我也会感冒的。”

这一觉睡得极安稳。朴灿烈和边伯贤都出了一身汗,但被子乖乖地盖住肩膀以下的部分,不知道朴灿烈是否忍得难受。边伯贤侧过脸满意地亲了亲他的额头,朴灿烈弯了弯嘴角,在这个懒洋洋的午后。


123

夜,雨轻轻地下。

朴灿烈挪了条凳子在阳台上啃西瓜,左手握着外婆送的济公扇,身上穿着边伯贤的花背心儿,像个上了年纪的大爷。蚊子在他的大腿上停留,没一会儿腿上便肿了一个红红的包。朴灿烈没有抓。

喝吧喝吧撑不死你。朴灿烈边喂蚊子边想。

过了一会儿边伯贤也拖着凳子来了。他抱着一整个西瓜,大概有他两个脑袋那么大。他拿着铁勺子,往西瓜皮上一戳一个洞,然后生生地直接给它掰成两半。一勺子直接挖最中间的那一块,放进嘴里甜的掉牙。

“我长胖了。”

“真的吗!胖了多少?”

“三斤。”边伯贤一脱鞋拍死一只蚊子。

“才三斤?伯贤儿你每天吃的那么多饭都去哪啦。嘛,不过我那么努力地喂你总算有点成果了。”

“初中的时候我比现在还要胖十来斤。”

“你该不会这么多年都没吃过一顿饱饭吧。”

“当然,我有那么容易吃饱么。”

“心疼你~~~怪不得瘦了这么多,身高也没什么变化……”

朴灿烈假装没看到边伯贤杀人的目光。哈哈哈好像初中的时候自己才到伯贤儿耳边那么高,现在伯贤好像也才到自己耳边呢~

“诶,伯贤儿。”朴灿烈突然饶有兴致地问,“你以前啊,还以为我是个妹子的时候,是怎么看我的?”

“一开始只觉得你杀马特。后来补了番,发现你不是个单纯的杀马特,是个平胸的杀马特。”

朴灿烈:“……”

“不过,”他一脸认真地挖着西瓜,“还是挺可爱的。”

“啊,作为男孩子听到这样的形容是开心不起来的。”朴灿烈瘪了瘪嘴。

“初中的时候你cos得没有现在这么辣眼睛。我一点也没看出来你是个男的。”边伯贤说,“不过如果被我看出来了,我大概会觉得你是个又平胸又杀马特的伪娘了。”

“不开心。”朴灿烈说,“你竟然是这样看我的!我当初可是老崇拜你了。”

“是吗。”

“嗯。我觉得你真的很厉害,明明家里那么有钱,但是一点也不娇惯不堕落,甚至比所有人都努力。所以我才想好好学习,想要跟你站在同一个高度,这样你在排名榜上找我也容易一点,嘿嘿嘿。”朴灿烈得意地笑出了声,“还是很有效果的吧!月考之后你一眼就注意到我了吧!一下就知道我了吧!我甚至都不用自我介绍!”

“不,我从来不看排行榜。”边伯贤冷漠地回应。

他从来不看排行榜,因为放在过去他一定会是第一名……该死的朴灿烈!(╯‵□′)╯︵┻━┻边伯贤手中的勺子在朴灿烈看不见的角度被不动声色地掰弯了。

“不愧是伯贤儿,又在我的意料之外还真是帅呆了呢~~~”

看来这货还是没明白刚开学那会儿自己为什么那么讨厌他啊……(▼皿▼#)

“那校吧那个帖子呢?也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用的伎俩?”边伯贤含住勺子。

“那个啊……”朴灿烈面露尴尬之色,“其实我挺不擅长交际的,就问嘟嘟要怎么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交到朋友,嘟嘟他们就给我出了一堆馊主意,其中就包括这个。一开始我也觉得怪怪的,但嘟嘟说听他的准没错。后来我看着帖子下面的回复也开始觉得……咳,好像蛮有意思的。”

(嘟嘟画外音:啥,你不是问我怎么样才能以最快速度交到男朋友嘛。)

“……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你其实还没有喜欢我?”

“啊,大概是吧。”

“朴灿烈。”

“嗯?”

“你是第一次谈恋爱吧。”

“是啊。”

“在这之前有发现自己喜欢男人吗?”

“没有。”

搞了半天这货是因为都暻秀瞎掺和才被自己硬生生掰弯的啊!

朴家会不会就这样绝后了……边伯贤狠狠一抽自己的额头,“我对不起你爸妈……对不起你祖宗……”

“伯贤儿你怎么骂人呢……”

小雨细细地飘进来。

“不过,要是早知道你是这么看我的,我没准就不会大老远来找你了!”朴灿烈含住边伯贤刚挖起来的一勺西瓜肉。

“但是,”他嚼着西瓜,把后脑勺搁在他的肩膀上,“还好我来找你了啊。”

边伯贤往他嘴里又塞了一勺子。

“蠢死了,朴灿烈。”

还好我来找你,还好我跟你在一起。我们互相依偎,我们轻声絮语,从此雨天变得浪漫,夜晚也变得清新。

 

TBC.